白明陶瓷与绘画作品展亮相法国尼斯亚洲艺术博物馆

2020年7月11日,“心手相应白明陶瓷与绘画作品展”在法国尼斯亚洲艺术博物馆开幕,本次展览将展至9月27日,本次展览由尼斯亚洲艺术博物馆馆长陈杰(Adrien Bossard)担任策展人。

“心手相应白明陶瓷与绘画作品展”原定于4月11日展至8月10日。由于疫情原因,法国取消了许多展览和文化活动,一年一度的戛纳电影节也被叫停。为了确保白明个展开展并向公众开放,尼斯亚洲艺术博物馆和滨海阿尔卑斯议会做了多方努力,使得白明的陶瓷与绘画作品今日起亮相法国蓝色海岸。

尼斯不仅是世界著名的旅游胜地,也是极具历史积淀、文化底蕴和艺术气质的城市。夏加尔、马蒂斯、毕加索、克莱因和米罗等诸多艺术家在此生活创作。1998年,尼斯亚洲艺术博物馆的成立给这座拥有当代艺术博物馆、马蒂斯博物馆、夏加尔博物馆的城市增添了几分亚洲艺术的元素。如今,尼斯亚洲艺术博物馆与巴黎集美博物馆和巴黎赛努奇博物馆被称为法国三大亚洲艺术博物馆。

尼斯亚洲艺术博物馆的建筑是日本国宝级建筑师丹下健三(Kenzō Tange 1913-2005)的作品。丹下健三是日本第一位普利兹克奖得主,日本和新加坡多处地标建筑是他负责设计。丹下健三将尼斯亚洲艺术博物馆设计为一朵从湖中脱颖而出的白莲花,展览大厅犹如莲花的花芯,四个侧厅犹如莲花的花瓣,分别是中国厅、印度厅,日本厅和东南亚厅。

二十多年以来,亚洲艺术博物馆不断举办高端艺术展览:银与线)、格鲁吉亚国家珍宝展(2007)、永恒之木:中国古代珍宝展(2009)、漆与金:缅甸艺术展 (2011)、当诗歌成为瞬间艺术:自然与俳句展(2012)、吴哥窟摄影艺术展(2013)、武士之道:从战争到艺术(2017)、亚洲金器展(2018年)、亚洲之梦:伊夫圣罗兰服装艺术展 (2019)。

本次的“心手相应白明绘画与陶瓷作品展”是该馆第一次将当代艺术家的作品陈列至中国馆、日本馆、印度馆、东南亚馆和主题展圆厅举办,与博物馆收藏的亚洲历代珍宝共同向世人展示,这是给予艺术家及其作品的崇高礼遇。这也是艺术家白明10年来在世界各重要博物馆的个展中,博物馆与策展人将白明的艺术融入整个亚洲艺术史的脉络来研究,并将出版画册。尼斯

由于疫情的原因,本次展览将不举办开幕式,并采取了限流参观方案,但博物馆仍计划每隔10天为观众作一次学术导览,向观众系统地介绍艺术家白明的创作历程和艺术作品的学术价值。

在这个特殊的时期,“心手相应白明陶瓷与绘画作品展”为观众带来充满生机而又静穆的力量。滨海阿尔卑斯省议会议长查理安吉吉奈西(Charles Ange Ginsy)专门为展览撰写前言:

滨海阿尔卑斯省是一个充满文化和历史气息的地区,如今这个地区更全面地参与着21世纪的发展。从瓦勒雷兹的陶瓷到人工智能之家,昔日的传统与未来的项目融为一体。地方政府的工作旨在风土与创新之间创造联系、设置平衡,尊重过去之成就、哺育未来之发展。我在白明的艺术作品中找到了这种联系。白明的作品出类拔萃,在传统与现代之间,他的创作植根于当代。作品见证了其对于材质,对于人性自身的深刻反思,这种反思即是个人的,更是普世的。三十年来,艺术家一直在陶瓷和绘画领域里追寻,其作品简单精致,尼斯又含义丰富。

因为2020年初的疫情的原因, “心手相印”白明个展的组织工作对于博物馆和白明团队来说都是一个重大挑战。在此,我想向所有参与此项目的人致以最热忱的感谢。亚洲艺术博物馆是一座联系亚洲与西方之间的桥梁,而这个项目为这座桥梁又一次添砖加瓦。在过去的22年中,亚洲艺术博物馆向公众展示了丰富多彩、充满活力的亚洲文明。在今天这个困难的时刻,更提醒着我们文化开放的重要性,文化是联系人类的珍贵纽带,联系彼此。

博物馆馆长陈杰作为本次展览的策展人,在展览设计上投入了巨大精力。各个厅的展品从形式到材料,均按策展人的思路进行了精心规划。陈杰总结:这是一个真正意义上的开放式与融入式的展览,我们开放了博物馆两层的全部空间和通道,将当代与传统融为一体,既与博物馆的建筑与藏品相和,又与亚洲的艺术与文化观对应,更与展览的主题和艺术家的精神一致。

不同于莫奈、毕沙罗和雷诺阿等印象派大师使用破碎的笔触将人物融入到景观,以传达光线和四周环境的变化。

虽然新冠病毒感染率仍在全美各地攀升,部分博物馆在经过几个月闭馆后已开始重新对外开放。

问题永远都会存在,但我们也许可以变得更为灵活,在不可能中创造更多的可能性。我们从这场疫情中可以学到很多。

7月8日,位于伦敦的英国国家美术馆将重新开放,成为疫情隔离期后伦敦首个重新开放的大型博物馆。

据相关报道,9月,位于芝加哥的Wrightwood 659展览空间将迎来普利兹克奖得主巴克里希纳·多西(Balkrishna Doshi)的首个美国个展。

近日,余德耀美术馆推出“艺术在场”(Art On-Site)栏目,邀请当前展览“制作中:艺术与电影的工作场”中的数位艺术家,与观众展览一场工作室之旅。

迫在眉睫的问题是:是否我们有可能重新定义我们与水的关系?我们能满足我们的欲望,不再大规模地消耗地球资源吗?

梵高的画风也不一直是如《向日葵》般明亮浓烈的。他早期的创作以灰暗色系为主,直到他来到巴黎遇见了印象派及点彩画派的艺术家们,开始融入鲜艳色彩与画风。

更多精彩尽在这里,详情点击:http://aerbinfc.com/,尼斯

留下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